返回第一百六十三章 血战(二合一)  女系家族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军刀锋利,钻进这家伙的身子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刀背上的锯齿,更是让那种疼痛的滋味,瞬间加重了不知道多少倍。

    凄厉的惨叫在江边响起,刺耳的声音,终于引起了前面那些人的注意。

    “艹,小毛,你叫唤啥啊,被蚊子咬了……”

    不是被蚊子咬了,而是被刀给捅了。

    当那些人转过身来,看到小毛的模样的时候,终于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小毛正捂着自己的肩膀,大声的惨叫着,鲜血顺着胳膊往下淌。

    就在小毛的身后,我的身影还笼罩在月色当中,若隐若现,就好像一头野狼。

    身影模模糊糊几乎看不清,只能看到一双猩红的眼眸散发着凶残的目光。

    旋即一脚踹在这个小毛的腿弯,只听咔嚓一声,小毛的身体倒在了地上,一只手捂着肩膀,一只手抓着膝盖大声的惨叫着。

    在小毛倒地之后,这些人终于看清了我。

    一个个脸色瞬间变得极为扭曲,喝醉酒的这些人,甚至都没有认出来我是谁。

    只是在嚣张的叫唤着:“他妈的,小子你找死。”

    “干死他!”

    大声的叫嚷着,那些人瞬间冲着我扑了过来,一些人已经抽出了自己腰里面的家伙。

    锃亮的刀锋,在月光下闪烁着森寒的光泽。

    最前面一个家伙已经冲到了我的前面,抬起手里面的刀子,冲着我的脑袋就劈砍下来。

    这些人,完全就不怕造成人命,或许,手上沾染的人命越多,对于这些人来说就是越大的荣耀。

    只是,这些人似乎忘记了,自己刚刚喝了很多酒,很多很多的酒。

    虽然小毛被袭击,给了当头一棒,让这些人瞬间清醒了不少,但是身体并没有随着自己的精神一起清醒。

    那一个动作,虽然依旧凶猛,但是远远没有正常的时候那般凌厉。

    身子一闪,直接躲开劈下来的刀子,同时手里面的军刀直接从下盘钻了出去。

    大腿上瞬间多出来了一个窟窿。

    鲜血狂喷。

    就在这家伙惨叫的时候,一只脚已经抬起,一腿横扫过去。

    这家伙的膝盖顿时承受不住,咔嚓一声,直接倒地不起。

    吴爷的家传古武术,全部都是从战场上总结训练出来的,这一套古武术,最讲究的就是在最短的时间让敌人失去战斗力,进而达到杀敌的目的。

    所以有些时候攻击的并不是对方的要害,反倒是攻击关节的地方比较多。

    手腕,手肘,膝盖,脚踝……这些骨骼连接的地方,也是一个人身体最脆弱的地方,一旦被破坏,不管你是什么样的大汉,顿时就要完蛋,说不定还要留下一辈子的残疾。

    只是现在,我根本不管这些人究竟会变成什么模样,我只知道在我的内心深处,有着最浓烈的愤怒,必须要马上找到一个宣泄的出口。

    不等那些人扑过来,我已经飞扑过去,直接冲到了人群当中。

    左手军刀,架住一把劈砍下来的片刀,右手军刀顺势划过,胳膊上立马多出来了一条颀长的血痕。

    左手军刀刀背的锯齿,卡住了那家伙手中的刀子,一个旋转,那家伙顿时握不住手中的兵器,直接脱手。

    同时身体瞬间冲着这家伙扑过去,抓住这人的肩膀,就势就是一个腾空转,直接出现在这家伙的后背,拉扯着这人的衣领,身体迅速的后退。

    原本砍向我的几把刀子顿时落空。

    就算是现在的我,如果落入了二十多个人的包围当中也绝对是一场麻烦和灾难。

    那个可怜的倒霉蛋被我抓住了衣领,勒着脖子几乎快要窒息,双手抓着自己的衣服,用力的拽着也没有丝毫的用处。

    当我终于停下来的时候,那种窒息感终于消失了,可是这小子甚至来不及喘口气,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大腿的后面就传来了一阵钻心的刺痛。

    惨叫声刚刚传出,我已经一把提起了这家伙的身子,当作人肉炸弹一样直接就丢了出去。

    最前面追过来的四五个人直接被这一个人肉炸弹给砸倒在地上。

    旋即身体再一次飞速的扑了过去。

    刚到面前的时候,身体瞬间蹲下,同时双手冲着前方横扫过去。

    “落扫!”

    吴家兵术的招数很多,但是并没有什么特别嚣张或者是文雅的名字,每一个招数名字,就跟自己的动作差不多,简单利落。

    军刀从两个人的大腿上划过,瞬间多出了两条裂纹。

    又是两个人倒在了地上。

    短短的时间,四面上已经躺下了七八个人。

    后面三个人的刀子已经劈了过来,结果我顺势一个扫堂腿,噼里啪啦,三个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两只手中的家伙,瞬间钻进了其中两个人的小腿肚当中。

    人数已经远远没有最开始的时候那么密集,还能站着的人是越来越少。

    吴家腿法,不是什么轻功,换一种说法这世界上究竟有没有轻功都不好说。

    这只是一种在战场上,如何躲避进攻,如何利用自己的双腿攻击敌人的格斗技巧而已。

    虽然说我只是跟着小米学习了一夜,但是所有的一切,全都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脑海当中。

    而且,跟小米学习,跟我跟豹哥学习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跟豹哥学习的时候没人指导,那是偷师,我也根本没有时间去仔细的观察品味那些招数当中的变化和要点。

    但是跟小米学习的时候,小米却是清晰的指出了我每一个动作当中的不足,清楚的教给了我所有招数必须要注意到的地方。

    这种学习,要完美几百倍。

    这还是第一次实战,但是在我应用这些招式的时候,完全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每一招都是恰到好处,在什么时候该用什么招数,就好像早就计算好的,脑子里面根本不需要有丝毫过多的思考。

    或许小米说的没错,在这方面我真的是很有天分。

    十一个,十二个!

    又是两个人倒在了地上,刀子从腰侧抽了出来。

    就在这时候,面前突然传来了一阵凌厉的风声。

    我能听的出来,那是刀子以极快的速度,从半空中划过的声音。

    这一个速度,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更加的迅捷。

    危险!

    大脑里面,瞬间闪过了危险的信号。

    几乎是下意识的,左右两只手同时冲着上方挡了过去。

    只听到呲啦一声响,一把一尺来长的刀刃已经劈砍下来,正好被军刀的锯齿给挡住。

    那一股力气,大的惊人,完全不像是喝醉酒的人能够使出来的力气。

    我只感觉双手都是一阵酸软,差点儿承受不住。

    这家伙的力气,比黑五那个家伙还要大。

    刀刃几乎已经到了我的头顶。

    在那一股力量的冲击之下,我的身子被迫不断的后退。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终于看清楚了面前那个袭击我的家伙究竟是谁。

    那个光头佬,铁头。

    只看到这个家伙面目狰狞一片,双眼血红,只穿着背心的上半身能够清晰的看到胳膊上那虬结在一块的肌肉。

    嘴巴下巴还有胸口的地方,还能清晰的看到呕吐之后的秽物。

    这个家伙……够狠啊。

    我说呢,打了这么长时间,这个最牛逼,最能打的家伙却是一直都没有出现。

    原来这个家伙是躲到旁边吐去了。

    用自己的手指扣着自己的嗓子,强行让自己将之前喝下去的吃下去的东西全部吐出来,以此来让自己快速的恢复清醒,恢复战斗力。

    能够做到这种程度,还真是非同一般。

    在这个铁头的强大力气之下,我一连退出去了十几步,差点儿都被这个家伙给推倒。

    好不容易抓住了机会,右脚猛地在地面上一撑,身体终于强行停了下来,旋即旋即抬起一只脚,冲着铁头的小盘就踢了过去。

    就在这同一时间,铁头的一条腿也横扫过来。

    砰的一声,两条腿撞击在一块,我感觉腿弯都有些发麻。

    不愧是黑五的头号手下,这个铁头明显比其他的小弟要强大的多。

    就在这时候,铁头的双臂也正在拼命的用力,最可怕的力量都在这个时候完全压制下来。

    喉咙里面更是不断传出一阵阵好像狼嚎一样的声音。

    在这家伙的拼命用力之下,我感觉自己的双手都有些承受不住,刀刃在我的眼前不断的晃荡着。

    啊啊啊啊!

    比拼力气?我还从来没有输给过任何一个人啊。

    一声咆哮,两条手臂的力气,几乎同时达到了一个极限,爆喝声中,手臂猛然伸直,直接将铁头的刀子都给反弹回去。

    铁头在我的这一股蛮力之下,身子都在不断的后退。

    就在这时,以左脚为中心,身体瞬间一个旋转,右腿直接从半空中横扫过去。

    就在快要撞到铁头脖子的时候,膝盖猛地弯曲,小腿向后收缩,旋即就好像弹簧一样,快速的弹出。

    本身的力气,横扫的速度再加上这一下弹腿。

    这一招的力气,达到了一个极限。

    弹腿!

    啪!

    铁头的脖子愣生生的吃下了这一招,只听到一声闷哼,就算是身高将近两米,一身壮硕肌肉的铁头也承受不住这种攻击,身体顿时冲着旁边踉踉跄跄。

    猛烈的撞击,差点儿将脖子都给撞断了,只看到铁头的脸色一阵潮红,旋即双眼泛白,身体噗通一声终于摔倒在地面上。

    不过这一招,对我的消耗也不小,我都感觉有些气喘吁吁,小腿都有些发麻。

    这一招,算是吴家腿法当中的绝招了,威力奇大,完全吃下这一招的话,就算是铁打的汉子都会承受不住。

    虽然我还是刚开始练习,但是这种威力已经展现出来了。

    不过这铁头也不是一般人,虽然说被我这一招给踢倒在地上,但是这个家伙还在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我不会给铁头恢复过来的机会,身子瞬间冲了过去。

    不过就在这时候,铁头双手支撑着地面,脑袋却是突然之间抬起。

    这一个动作,让我心里面猛地一惊。

    下一秒钟,只看到铁头手脚并用,身体瞬间从地面上爬起。

    顾不得捡起已经掉在旁边的兵器,身子还没有完全爬起来,还弯着腰的时候,就一头撞向我的胸口。

    妈的,失算了,没料到这个铁头居然还会耍诈。

    比起黑五那个家伙来说,这家伙要聪明的多。

    原本看铁头摇摇晃晃挣扎着爬不起来的模样,我就以为铁头应该已经没啥战斗力了,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突然间给我来了这么一下,让我措手不及,完全没反应过来。

    胸口就被铁头那明光锃亮的,比灯泡还要明亮的脑袋,直接撞了上来。

    只听到砰的一声,我只感觉自己的胸口好像都瞬间塌陷了下去。

    胸口一阵强烈的窒息感,双眼不由得往上翻,嘴巴张开,一口鲜血就喷了出去。

    这也就是我,只是吐了一口鲜血而已,如果换了其他人,估计当场就要被撞的晕厥,说不定直接就被撞死了。

    这家伙的脑袋,比铁块还要坚硬。

    还不算,借着这一股冲劲儿,铁头双手抱着我的身子,死命的往前冲,喉咙里面还在大声的嚎叫着。

    铁头的力气极大,就连我的身子几乎都被铁头给抱了起来。

    然后我就感觉自己的后背突然砰的一声,撞在了非常坚硬的东西上。

    后面,是一根灯柱。

    上面的吊灯都在不断的摇晃着。

    我只感觉背部的骨头几乎都要被撞断,喉咙里面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

    连续两次遭受到了重创。

    除了跟豹哥交手的那一次之外,我还是第一次被人打的这么惨。

    而且这个铁头明显不准备就这么放过我。

    两只手还扣着我的身子,脑袋已经抬起来,冲着我的胸口又一次撞过来。

    这家伙的脑袋,绝对比铁锤的威胁更大。

    再这么继续下去,就算是我的身子,也会被撞死在这里。

    就在这家伙的脑袋撞下来的瞬间,我手中的军刀也同时落下。

    砰!

    啊!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两边腰眼上面传来的剧痛,就算是铁头都承受不住。

    铁头这家伙也算是一条汉子,就算是被我捅了两下,居然都没有松手,依旧死死的扣着我的身子。

    两边我看到铁头的那些小弟已经包围过来。

    艹!

    再这样下去,我就真的要被乱刀砍死在这儿了。

    身体拼命的挣扎,可是双脚不着地,用不上多少力气,铁头的双手更是好像铁锁一般将我给困住。

    就在这时候,我的一只脚突然之间抬起,冲着铁头身子中间的地方撞了过去。

    那地方,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没有人能承受的住。

    就算是铁头也不行。

    这也是战场上的招数,战场上谁还管招式光明正大不?在你考虑你的招式够不够光亮的时候,说不定就被人给干掉了。

    只看到铁头嘴巴猛地张开,能吞下一颗鸭蛋。

    然后双手终于松开了。

    我的双脚也终于落在了地上。

    借着后面灯柱,又是一脚,踹在铁头的身上,直接将铁头给踹翻在地。

    我终于解脱了。

    喉咙当中大口的喘息着。

    擦了一下嘴角,满是鲜血。

    顾不得身体上火辣辣的疼痛,转身猩红的目光盯着那些冲着我扑过来的人们,嚎叫一声,身体又扑了过去。

    十一个……十个,九个……

    只看到一个个身影不断的倒下,还能站着的人越来越少。

    饶是这些人也算是经过了大风大浪,刀口舔血的角色,在这个时候也不免胆寒。

    尤其是四周空气当中弥漫着的那种血腥味,更是让人毛骨悚然。

    耳朵里面听到自己同伴传来的那种凄厉的声音,直接将这些人打入到了无边地狱。

    八个……七个……

    又是两个人倒下了。

    我的喉咙喘息的更加厉害了。

    战斗到现在,这些人酒醒得差不多了,就算是还在醉酒的时候,这些人的战斗力也都不一般,比起刘忠宝的那些工头小弟,不知道要强多少。

    就算是我都感觉力量消耗的非常严重,喉咙干涩的厉害。

    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砍了一刀,幸好我躲得快,刀子只是划开了我的衣服,并没有伤到里面的皮肉,饶是如此,也让我惊出了一身冷汗。

    但是相比较下来,更加害怕的却是眼前还站着的那七个人……

    一个个看我的眼神,就好像在看待一个恶鬼。

    或许我现在的模样,真的跟一个恶鬼差不多。

    身上沾满了血迹,一块一块的,脸上几乎完全看不到正常的皮肤,被鲜红覆盖。

    绝大多数都是倒在地上的那些人的,只有少部分是从我口中喷出来的。

    我的身子,并没有停下,一步步的冲着那些人走了过去。

    可能是知道自己躲不过,可能也看出来我差不多已经到了极限。

    这些人鼓足最后的勇气,扑了过来。

    可是,那种结果并没有什么改变,就算是我已经精疲力尽,也绝对不是这些人能够比拟的。

    地面上只是多出了躺着的七个人而已。

    就在第七个人刚刚倒下,远处一辆车子突然之间咆哮过来。

    唰的一下,停靠在路边。

    车门打开,小米的脑袋从里面伸了出来:“上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