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十一章 暗算(下)  梦幻大魔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不认识。”我平静地说。

    祝紫烟的高跟鞋鞋跟狠狠地踩进了我的腹部。

    我躺在地上一阵干呕。

    “给我打,打到他招出来为止。”祝紫烟冷冷地道。

    七八条腿顿时向我身上招呼。这个时候,我连把自己高位截瘫的冲动都有了……

    在痛苦中辗转,时间在我身上爬得异常的缓慢。在恍如一个世纪般的漫长忍受后,我终于听过了祝紫烟清丽的女神一般的声音:“停!”

    “现在是不是可以老实交代了?”祝紫烟托着我的下巴,用品酒师欣赏美酒的神情,温柔沉醉看着我,问。

    可我知道,让她眼神迷离的不是我,而是我嘴角的污血……

    我也算见过点世面的人了,像这么变态的女人,还真是第一次遇见……

    “饶了我吧,你问的杀人凶手,我真的不知道啊!”我**着求饶道。老天可以作证,这次我并没说谎。

    “还不死心是吗?”祝紫烟眼中闪过一丝残忍的目光。

    就在我快绝望的时候,从门内快步走出了一个服务生,俯身在祝紫烟耳边说了一句话。

    祝紫烟的眼中精光一闪。

    “你原本就受伤了?”祝紫烟看着我左肩和右腕处渗出的大片鲜血,问。

    她也看出来,普通的拳打脚踢不足以造成这种可怕的大出血啊!

    “我也想找那些人呢!”我有气无力地哼哼着。将错就错,顺水推舟可是我的长项。

    祝紫烟的脸柔和了一点:“算你运气!大刘、小何,我们回去。”

    然后在我的目光中,祝紫烟带着那七八个大汉走进了灰色大门内,然后“咣”的一声巨响,将我一个人晾在外面。

    不知道他们内部出了什么问题,总之谢天谢地……

    我躺在地上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才艰难地把身子反转过来。站是站不起来了,爬吧!

    半个小时后,我躺在了镜华学院附属医院的病床上。就是我上次住进的看护病房——看来这个房间都成为我的专房了。我虚弱地咳了咳,自我解嘲地想。

    “我要把这件事上报到学院去,”凌濑泪流满面,语气哽咽地说:“没办法再帮你瞒下去了。我早就应该告诉学校处份你,这样你才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出去打架。你怎么可以伤成这样?你……你太让我伤心了。”

    “凌姐……”我猛地一咳,吐出半小口血来。“其实我一直很听凌姐的话,最近也不怎么出去惹事了——可是这件事不是我可以轻易控制的,我已经做到最好了——只求你,别捅上去。”

    “到底是什么事?到底是什么人伤了你?”凌濑忧郁地看着我,问:“我总得知道你是安全的,可是你看看,前两天是枪伤,这两天又被人打成这样,你让怎么放心得下?”

    我叹了口气:“我不想告诉你,那样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但我保证我会好好地活着,我保证这件事会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我保证再也不打架,我保证再也不会让你担心受怕——相信我。”

    凌濑怔怔地看着我,然后做了一件让我极其震撼的事——

    俯下身子,轻轻地吻在了我的嘴上。

    “凌姐……”我怔怔地看着她。

    凌濑朝我微微一笑:“我只想让你知道,我为你做的一切,并不仅仅是为了报恩。”

    顿了顿,凌濑又说了一句:“我相信你。保重。”

    然后,走出了病房,留下我一个人在纯白色的房间里出神。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好,请问您要什么?”服务员理热情地招待陈俊之道。

    “请问你们这里有没有做过这种式样的金卡?”陈俊之掏出纯金卡片问道。

    这是他第十四次问同样的一句话。如此美好的一整天就被他这样枯燥地,营销员一般的东奔西跑中度过,他问得都有些麻木了。

    “嗯,做过……”

    陈俊之正转身要走,突然怔了一下,回过头惊喜地看着服务员:“你说,你们这里做过这种卡片?”

    “是啊。”服务员奇怪地点点头:“这是本店才有的服务啊。难道您不是通过朋友介绍才来的吗?”

    终于找到了!陈俊之有种要哭的冲动。

    “是……不过不是你想象的那样。”陈俊之微微一笑:“请问你们店老板在吗?”

    服务员疑惑地看了看他,点头道:“从那条路走,最里面的房间就是。”

    陈俊之一笑,露出瓷器一般整齐漂亮的白牙。

    “你好,我叫陈俊之。”陈俊之伸出手来。

    服务员莫名其妙地和陈俊之握了握手:“这是……”

    “也许从明天开始,我们就会同事了。”陈俊之自信地笑道。

    是的,陈俊之相信,以他出色的仪表风度和口才,找份临时工作应该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事情。

    果然,二十分钟后,店长便爽快地拍桌定板:“陈俊之是吧,明天9点开始上班。”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思来想去,我觉得还是不能老呆在这间病房。万一给人查出来,老姐就不好说了!至于是不是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我决定暂时先不去想它。

    我挣扎着从病房里爬起,胡乱穿好了衣服,踉踉跄跄地溜出了医院。

    轻轻推开渣子洞房门,屋里居然是一片漆黑,只有江少的房门隐隐约约地亮着灯光。

    这帮家伙都死到哪里去了?我心中纳闷。

    骂归骂,想到没人看到我受伤后的糗样,我还是比较庆幸的。我轻手轻脚地掀开被窝钻了进去。

    在阵阵的隐痛中,我辗转反侧,终于昏昏沉沉的睡去。

    梦中的幻境如同快速旋转的镜头一般风起云涌,变化莫测。各种信息和线索此起彼伏地交错出现,呈对数级在脑海里膨胀,爆炸。

    我难受地在被窝里不住扭动,浑身大汗淋漓。正当我不安地摇着头想摆脱这可怕的梦魇时,一只手轻轻地拍在我肩膀上,我一下子惊醒了。

    我睁大双眼,看着黑暗中那张沉静帅气的脸,惊叫起来:“何涌江!!你没有死?!”

    全本书-免费全本小说阅读网 wWw.QuanBen.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