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九章 守护  梦幻大魔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杜少哼哼叽叽地仰着头坐在凳子上。医生拿着微型手电筒在杜少鼻腔内又仔细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后站起身来:

    “好了,鼻腔内已经结痂了。只要不去抠它的话就不会再流了。”

    “楚叔叔,他怎么会流这么多血?”邓冰在一旁不无担忧地问。

    “说明你男朋友血压很高,最近吃多了上火的东西,”大夫朝邓冰微微一笑,“那或者有别的什么原因让你心跳突然增快,比如说,冰冰,你是不是让他看见什么香艳刺激的场面了?”

    邓冰冷冷地哼了一声:“他哪里是看见什么香艳刺激的场面?他是被一个小毛孩子吓着了。”

    杜少顿时觉得很没面子。“可是那小家伙真的是血红色瞳孔诶!当时灯光正好照在他脸上,我看得很清楚。”杜少小声辩解道。

    “隐形眼镜啊白痴!”邓冰白了他一眼:“你喜欢看红色的眼睛么?我明天就弄一副给你看。”

    杜少被邓冰这么抢白一通噎得说不出话来。不过想想,确实蛮丢脸的……

    “好了好了,小两口吵架请到外面去。”楚大夫呵呵笑道:“对了冰冰,你爸爸知道你谈对象了吗?”

    “没有没有。”邓冰连忙摆手:“我爸忙着给病人动手术呢!哪有时间管我——你可别对我爸爸乱说啊!”

    这里是汉城市武警总医院,邓冰的爸爸就是这里的第一外科主任,是汉城市有名的外科大夫。杜少当时流了一身鼻血,怎么止都止不住。杜少本来就贫血,马上就手足发软,连路都走不动。邓冰一着急就拔打了她爸爸单位的急救电话,也亏得武警医院离人民广场近,才十分钟急救车便赶到,不然以杜少当时流血的方式,休克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杜少脸色苍白地在邓冰的搡扶下慢慢走动。

    “快通知刘主任,413的病人病情有变!”两个护士叫喊着从杜少和邓冰的身边跑开。

    “快逃!”邓冰吐了吐舌头:“一会我爸就过来了。”

    杜少随口问:“这里的病人都是武警吗?”

    邓冰摇摇头:“当然是全民开放的,只不过武警优先优惠罢了。你可不知道当武警有多危险呢!三天前这里送来四个伤号,其中伤势最重的两个:一个背上被刺了五刀,到昨天深夜才脱离生命危险;另一个身中六枪——就是413那个,能不能保住性命还很难说呢!”

    杜少一怔:“三天前?”

    “确切来说是三天前的深夜。怎么了?”

    “啊,没什么。”杜少连忙摇头:“犯人呢?抓到没有?”

    邓冰皱了皱眉头:“好象没有诶!所以说这个世界是很可怕的,什么人都有。”

    杜少突然抓住邓冰的手:“冰冰,如果413的病人脱离了生命危险就跟我打个电话——如果死了也马上跟我联系,好吗?”

    邓冰奇怪地看着杜少,见他表情少有的严肃,只得缓缓地“哦”了一声。

    “嘿嘿,实话告诉你吧。413那个人我认识,是我从前的一个邻居。”杜少怕邓冰怀疑,忙呵呵笑道。

    邓冰顿时疑心尽去,快乐地点头。

    杜少偷偷捏了一把冷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我狠狠地咒了一句。这个张痞,一件小事怎么办成这样?果然街上的小流氓就是靠不住。

    正在我考虑要不要出门找他时,门开了。有希子板着脸走了进来。

    “找到你要找的帐本没有?”我问。

    “好意思说!”有希子瞪了我一眼:“你走后,老家伙第一件事就是把藏在暗格里的文件烧了,然后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发了一个两个小时呆,害得我在书桌下躲了两个多小时!”

    “恭喜发财。”我淡淡地道。

    “你!”有希子瞪了我一眼,大声质问我:“我不是拉住你让你别出去吗?你为什么不听我的?”

    我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难道你让我眼睁睁地看着学生被老禽兽糟蹋?”

    “王师姐又不是第一次和他做那种事,有什么好希奇的?你救了她,老头自会从其他学生那里把王师姐的那份找回来,你等于是在变相的害别人!你知道吗?当时我已经开了手机录音功能。只要把他们的声音录下来,我就能有足够证据把这个衣冠禽兽从教授的位子上拉下来!而看看你干的好事,现在证据也没了,文件也没了,全完了!”有希子几乎是咆哮着冲我喊道。

    “不是第一次做那种事我就不能出面吗?以当时的情形,救她,以后别人可能会吃亏;但如果不救,则她马上就会吃亏,我有选择吗?我不是神仙,我只能做好我眼前能办得到的事,至于后果,我只能暂时放在一边。”我静静地看着她,直到她精疲力尽地坐在我的小床上,说。

    “可是这样一来我们就无法拿到这个千载难逢的,扳倒徐冠华的机会了!那样只会让更多的人受害。”有希子说。

    “屁话!为了其他人不受害,我们就必须让王师姐受害吗?这是什么逻辑?如果你有这么高的觉悟,下次徐老不死和你上床的时候,你大可以弄个摄像头把过程全拍下来啊!”我头脑一热,话未经大脑便脱口而出。

    有希子怔住了。

    “你!”有希子的声音微微带着颤抖。

    “我怎么了?”我梗着脖子道。

    有希子瞪着我,我则毫不示弱地回瞪过去。

    时间一秒一秒从我身上碾过。终于,在她委屈的目光中,我开始后悔。可是就在我下定决心道歉之前,有希子突然转身钻进了自己的房间,将我的歉意“咣当”一声关在了门外。

    这一晚,对于许多人来说,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这世上,总是有太多的东西值得我们去守护。他们可以是自己挚爱的情人;可以是自己关心的朋友;也可以是一样为世间所不容的知已。

    它们可以是一连串的游戏数据;可以是一块神秘的金卡;也可以是一条连自己都未必看清楚的道德底线。

    我们总是为这样的人,或这样的事心甘情愿地付出。生命的价值,也在我们付出的这一刻显现。有时候,我们守护某样东西的愿望是那样的强烈,甚至死神的手也无法挽留住我们。

    在汉城市武警总医院的413病房,一直昏迷不醒的病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 * * * * * * * * * * * * * * * * * * * *

    诶,点推害死人啊……

    哪位朋友有鲜花书架?应个急……

    全本书-免费全本小说阅读网 wWw.QuanBen.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