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四章 纯金卡片(上)  梦幻大魔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在寝室看着刚从网上下载的最新美剧《伤痕》,一边心不在焉地琢磨陈痞什么时候能过来,这时手机响了。

    有希子打过来的。

    “喂,小姐,有啥好事?”我问。

    “想不想做毕业论文?”有希子问我。

    没搞错吧?我皱着眉头回道:“我才大二诶!”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哦!我从徐老师那里搞到了一个调查课题,只要两周就能出成果。之后我帮你写毕业论文,你以后的日子就可以尽情玩乐了。”有希子引诱我说。

    懒得理她!

    “我受伤了。”我没好气地回道。陈痞怎么还没消息?

    “不就是挨了两枪吗?我还没嫌弃你这病号呢!”有希子毫无良心地说道。

    “喂,你能不能消停一会儿?上次就是因为你害得我挨了两枪,这次你又想干什么啊!”我不耐烦地道。

    “听着,让你受伤我很抱歉。”有希子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插手那件事,但是请你相信,我们的立场是一样的。既然这样,我们为什么不合作呢?”

    “谁和你立场一样?”我哼了一声。跟日本女间谍一个立场,那不是在污辱我的人格吗?

    “难道你不想调查何涌江的事吗?”有希子问。

    “比起那个人,我更想调查你的事。”我不客气地说。

    有希子嘻嘻笑道:“等这件事水落石出后,我自然会把自己的秘密全部告诉你。”

    我一哂。

    有希子叹道:“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们现在还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你又闲着没事做,何不帮我这个忙呢?对你没有害处。”

    我揉了揉脑门子,有希子的话对我不可不说是一个很大的诱惑。

    我是个好奇心极强的人,要说我对何涌江的案子不感兴趣当然不可能。只不过对手太强,自己又刚刚杀了人,情绪极差,不敢乱动而已。

    我现在手上线索虽然不少,但真正有用的线索并不多,加上她提供的情报,没准我就能大致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剩下的就好办了。

    问题是,有希子这个人值得我去帮她吗?万一她真是日本女特务,万一被她搞到了什么有损国家的情报,那我罪过就大了,这辈子都未必能原谅自己。

    正在我左右为难的时候,有希子的声音突然软了下来:“求你。”

    我的心猛地一动。

    她的声音我无法拒绝。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夕阳洋洋洒洒地穿过自修教室的窗户抹在陈俊之的作业本上,黄亮黄亮的刺得眼睛痛。

    都5点半了啊!陈俊之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起身收拾书包。

    抬起头,陈俊之怔了一下。只见一个小巧玲珑的古典美女俏生生地站在他的面前,一脸坚毅。

    是刘鸢。

    “东西给了?”陈俊之低头继续收拾他的东西。

    “没有。”刘鸢说。

    陈俊之颇感意外地看了刘鸢一眼。

    “我把冰冰给我的水晶沙漏拿给他。他一看不是自己的东西,就失望地走了。”刘鸢说。

    陈俊之手中的圆珠笔“啪”地掉在地上。

    “怎么样?”刘鸢笑着问。

    “你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陈俊之叹了口气,弯下腰拣他的圆珠笔:“你要他的东西干嘛?”

    “调查啊!你不是说那个人很可疑吗?”刘鸢说。

    “好端端地调查他干嘛?”陈俊之摇摇头。

    “我要证明给你看。女人……我,我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除了用外表骗男生外一无是处。”刘鸢很固执地说。

    “我真不想高估你。”陈俊之摇摇头叹道。

    刘鸢一怔。

    “在肯德基门口丢了东西,问当时路边的行人后还回来的概率有多大?”

    “……”

    “那如果问的那个人当时确实拣到了什么东西,但又不是自己的东西……这个概率又有多大?”陈俊之问。

    “呃……”

    “换作是你你会相信吗?尤其是那个东西对你又非常重要?”陈俊之问。

    刘鸢犹豫了片刻,摇摇头。

    “我被你害死了!”陈俊之喟然长叹。

    “现在怎么办?”刘鸢快哭出来了。

    陈俊之头疼地看了看一脸委屈、惶恐的刘鸢,又是一声长叹。

    “东西在哪?给我吧。我来处理。”陈俊之说。

    刘鸢乖乖地把一直贴身藏着的东西交到陈俊之手上。

    那是一块镂空雕刻的纯金卡片。

    虽然卡片很薄,但在做工上甚为精致,放在世面上卖的话倒也值个百十来块。卡片的框架是经过镂空雕刻处理的长春藤花边,正中心维妙维肖地刻着一个振翅飞翔的雄鹰。雄鹰的周围是淡如烟丝的浮云,浮云的正下方则刻着一行细小的号码:

    no.12

    典型的秘密组织号牌。

    第12号,往好的方向想这个组织并不大,才十几人而已;往坏里想,这个张晋钟,也许是一个大黑帮的头目也说不定!

    小姐啊小姐!你这回祸闯大了。

    陈俊之只能再次摇头。

    “怎么样?”刘鸢满怀希翼地问他。

    “这件事由我来处理,你不用管了。”陈俊之不耐烦地扒开刘鸢往外走:“还有,以后不要来烦我了。”

    刘鸢全身一震,呆呆地看着陈俊之消失的背影。一瞬间,她觉得好累好累。

    刘鸢轻轻地闭上眼睛,两行热泪夺眶而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这叫一个郁闷!

    放弃了第一时间从陈痞那里拿回线索,却跟着有希子傻呼呼地查着什么学部帐务。

    最令我可气的是,这个女人要我帮忙的唯一理由就是:她“不懂汉语”,不知道怎么才能和财务处沟通取得档案!

    我将手中的帐本重重往桌子上一摔:“现在你该告诉我为什么突然来查这些帐目了吧?”

    “做课题啊。”有希子慢慢悠悠地说:“我跟教授说,在硕士前期的半年里我不想除了汉语学习外什么事也不做,所以跟教授要了个《中国大学院财政运行情况研究》的课题。”

    这当然是假话。但是它让我突然意识到,既然这个女人是为了查何涌江一事才来“留学”,那么,何涌江之死难道跟学校的财政黑幕有关!

    全本书-免费全本小说阅读网 wWw.QuanBen.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