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章 谜样的留学生(下)  梦幻大魔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人生就像一个破旧的热气球,不管我们有没有意识到,也不管我们是不是愿意,时间总是像热空气一样以温柔的方式缓慢而又确实地从缝合的帆布间偷偷溜走。而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架热气球轰然坠地之前,尽可能精彩地过完我们短暂的一生。

    正因为如此,人活着就有了目标。我们都在为各种或近或远的目标努力奋斗着,控制着不断下降的热气球,以飞过更多的路程,领略更多的风采。

    目标是我们生存的动力。但并不是人生每一个时候,我们都有明确的目标。我们都曾迷茫过,彷徨过,面对四周陌生的景色,我们不知道该让热气球飞往何方。

    自从踏进镜华学院的第一天起,我就迷失在这所古色古香的校园之中。

    我嘲笑着杜少对于美女的痴迷、同情着江少对于游戏的狂热、鄙视着陈俊之对于学习的专注,然而在内心深处,却是对自己终日无所用心而感到惶恐,痛恨。

    尽管在表面上,我总是那么地从容。

    鈴木有希子的到来,就像突然在我昏暗的人生中亮起了一点诡异的光芒,虽然不知深浅,却无疑中给我指明一个方向。

    她到底是什么人?我躺在床上,细细地琢磨。

    我不敢相信一个外国人居然能够把汉语说得这么好,她是怎么办到的?

    “莫非她是日本间谍?”我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令我啼笑皆非的念头。

    玩笑归玩笑。其实最让我在意的,是有希子给我的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我应该认识她,应该熟悉她,甚至应该为她做出今天那些以从前的我根本无法理解的让步——这是为什么?

    也许时间长了,我会慢慢地从她身上了解到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吧?我翻了个身,想。

    这时,睡得昏昏沉沉的我还不知道,这点亮光,将我指引到了一个多么危险的方向。

    “晚上做个好梦。”我抛开一切思绪,闭上了眼睛。

    事与愿违的,我做了一个相当糟糕的噩梦,一个连续工作五个小时处理各种错综复杂的公务的噩梦。

    也许你会认为这只是一个可怜的小白领因为工作压力过大而产生的强迫症。但事实上是,我是个整日游手好闲的混混大学生,根本不会因为压力的原因做这个毫无道理的梦,更重要的是……

    我清楚地记得我工作时跟身旁同事开的每一句寒暄,处理的每一件公务,以及忙里偷闲地和女朋友在网上聊过的每一句话;我记得我的女朋友叫杜雨绮、网名叫小妖精,我和她亲密无间,甚至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可是我现实中根本没有女朋友,也根本就不认识一个叫杜雨绮的人!如果这也算是梦,弗罗依德肯定会在天上哭泣。

    在梦里连续工作的疲倦感使我不得不放弃了用麦克风喊众禽兽起床的念头,继续蒙头大睡,直到被一个甜美可爱麦克风声音叫醒:

    “早饭买好了,请大家快起床吧。”

    我睁开通红的眼睛看着有希子:“你干什么?”

    “叫你们起床啊!”有希子不解地说:“这不是你们寝室的规矩吗?”

    “**哪有你这样叫的,一点激情都没有!”我含糊不清地批评道。

    “你叫一声床给我听听。”有希子用可爱的表情恶狠狠地说。

    我红着脸干咳一声:说得这么含糊都居然被她听明白了,中文好也不至于好到这个份上吧!

    “把麦拿来!”我决定干脆装傻。

    清了清嗓子,接过麦克风,我放声大喊:

    “快来看啊,江少尿床啦!”

    有希子诧异地问我:“你怎么知道的?”

    我高深莫测地一笑。

    “真的真的?”杜少的房门咣当一声打开,一个内裤男杀进了江少的房间。然后……

    杜少:起来起来,让我看你床上的尿渍。

    江少:我靠!你tmd才尿床呢!

    杜少:既然没尿,让我看看又有何妨?

    江少:操你!我天天裸睡,这么宝贵的身体怎么能让你这种人渣玷污?!

    杜少:就看一眼!

    江少:滚!!

    ………

    我得意地把麦克风还给有希子:“听见了?”

    有希子:…………

    二十分钟后,我们开始吃有希子买来的小笼包。

    “今天我请客。”有希子大方地说。

    “味道不错……”江少。

    “……”杜少。

    “手拿开,别跟我抢。”我。

    有希子突然发现,我们三个的确都是人渣……

    “我需要一个人陪我去注册。”有希子见我们都不答话,只得自己提出来。

    “我去吧。”我说。

    杜少和有希子疑惑的目光同时交织着向我射来。我一低头,假装没看见。

    “看在好兄弟的份上,我把她让给你了。不过如果你吃不消了,一定要跟我说。”杜少悄悄握住我的手,在我耳边低声笑道。

    “滚。”我说。

    经济学部的办公大楼并不算高大,但却是镜华学院所有学部办公室中景致最幽雅的一处所在。红色砖瓦筑成的古色建筑座落在一片幽远深遂的花园群中,一株株高大挺拔的乔木支撑着巨大的叶伞将办公楼花园和前后两条蜿蜒的小径完全覆盖。就算在最炎热的三伏天,漫步在小径上的人们也感觉不到丝毫的夏意。而当冬天来临,瑞雪纷飞时的花园更是能感觉到白雪下方喷勃欲出的盎然生机。

    而我和有希子现在就行走在这条门前小径上。

    一路上有希子都在低着头默默地数着树荫下斑斑点点的太阳的倒影,而我则尽可能装得漫不经心的样子。终于,有希子在办公室正门前停了下来。

    “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会这么主动地给我带路”有希子说。

    “为了中日两国邦交友好。”我用一种“乖,妈妈给你买糖吃”的口气说。

    “少贫嘴,陪我见我导师去。”有希子白了我一眼。

    如果投票选年度最讨厌老师排行榜,有着“杀手之王”美誉的徐冠华教授无疑会名列榜首。拜他所赐,去年《西方经济学》关了足足有60%的同学。而我也因此得到了去年唯一的一个59,并且在补考中又得了一个相同的分数——令我抓狂的是,以我的复习水平,两次考试的卷面成绩肯定都在85分以上。

    但是任教老师把握着40%的平时成绩。

    所以当我知道有希子的导师居然是徐冠华这个老不死时,我有多么后悔答应和她一起来了。

    全本书-免费全本小说阅读网 wWw.QuanBen.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